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

活动|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 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率领华总与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执行董事诺阿兹兰卡沙里交流:全民同心协力经济必更快复苏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EAC)执行董事丹斯里诺阿兹兰卡沙里形容,国盟执政和丹斯里慕尤丁任相一年来,最主要是面对全球冠病疫情的肆虐打击,导致我国经济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挑战,但只要全民一心一意,国家今天和未来的经济将会更快速复苏好转,并取得正面成长。


但他声明,面临经济严峻考验的不仅是我国,全球经济都共同面对衰退与巨大挑战。


他说,由首相亲自领导的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有两个大方向,主要是分为短期及长期性:“首先是通过了解和掌握即时的经济状况,以提供设计及时的经济配套给财政部和内阁,其次是计划国家未来经济走向。”


他说,为了国家经济复苏,长期的经济发展计划,对于制定清晰的策略方向及建立稳定经济基础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他说,该会也发现到,很多问题并非“新”事项,而是一直不重视及无法解决的“旧”事项:“不管怎样,我们都很重视每件事,只要有需要关注和帮忙的,都会尽其所能去完成。”


也是经济学家的诺阿兹兰卡沙里是在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办事处,通过线上视频和丹斯里吴添泉所率领的华总领导层,配合新政府执政一周年进行的国家经济议题交流会上发表谈话。出席的华总领袖包括 #副总会长拿督黄保俊 与 #拿督黄良杰、#总财政丹斯里黄建顺、正副总秘书 #拿督黄益隆 与 #杨有为、中委 #拿督陈亚超 与 #拿督李德华、华总青署理总团长 #吴汉坤律师 与副总团长 #章慕沙博士 等。


他说,该会除了准备每天全球及本地经济状况报告,主要也商讨需要迫切处理的议题。


“我们每周开会一次,协助监督经济和各领域面对的挑战及发展,并向政府及相关部门提出建议化解方案。”


他说,该会也和国家安全理事会进行联席会议,主要是制定与各级行动管制令相关的经济领域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该会深入探讨微观与宏观经济的发展,也做很多有效、具互动性的活动:“就像现在和华总的线上交流模式。近一年我们不断与民间组织、团体互动次数超过300次,除了交流有关时下经济走向,也收集相关资讯以改进。


“民生问题切不可松懈,如果要真正了解和解决问题,就要走入民间和群众。”
他对次与华总展开的交流表示期待和感谢,并希望可以持续性维持这种良好的互动配合,改次可以安排线下会议交流,让大家面对面畅所欲言,针对更多课题进行处理和寻求化解。


吴添泉:全民拼经济共克时艰====
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在交流上表示,除了公共卫生体系、夺走宝贵性命和威胁健康,冠病疫情打击国家各行各业及其严重性可说是史无前例,随着目前开始进入疫苗接种计划后,希望能够让我国尽早摆脱疫情威胁,恢复一切日常而让人民安居乐业。


他说,不论是目前防疫抗疫,或是生命和生计之间的曲线,全民都有必要和政府及卫生部共克时艰,包括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响应疫苗接种计划以及全民拼经济等,都是当务之急。


====吴添泉代表华总在交流会上向经济行动理事会提出的建议摘要包括:
1:重审经济成长==虽然财政部在之前预测国家今年的经济成长将从疫情中反弹,取得介于6.5%至7.5%的复苏,但华总认为,从种种迹象显示,这是过于乐观的预测,因此建议有重审的必要。原因包括:
A==我国在去年面对全年经济萎缩5.6%,创下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萎缩7.4%后,22年以来的最严重衰退。另外,一些邻国如泰国政府也已宣布下调今年的经济增长,从之前预测的3.5%至4.5%,下调到2.5%至3.5%,而新加坡方面虽然还是维持今年经济成长4至6%的预测,但去年却面对5.4%的经济萎缩,也是5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B==之前在国会通过的2020政府融资(2019冠病)暂时措施法案成立的冠病基金允许政府透过举债提高开销,并在必要时扶持经济的措施下,政府有权力提高债务上限,从目前占国家生产总值的55%提高至60%,意味着债务将高企而影响经济成长。
C==有关政府主权信贷评级方面,尽管国际评级机构穆迪目前给予我国“A3”信贷评级,属“稳定”级别,但惠誉旗下的国家风险与待业研究研究单位已经将我国今年实际经济增长预测大砍超过一半,从之前预测的10%,下调到4.9%增长率,甚至还表明不排除在未来数月将进一步下修预测的可能性。


2:公共体系瘦身==尽管国家将落实疫苗接种计划,国家经济有望在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取得较具看头的复苏,但一般预测明年才是疫后全面冲刺的时刻,意味着今年仍然是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政府有必要持续加紧精明理财政策,逐步有效减少庞大的财务开销,尤其是公共服务体系的瘦身计划,在这方面有必要加强“政治执行力”,例如维持现有人数进行部门机构人力重组、不随意增聘以及奖罚分明等,让人尽其用。


3:落实大型工程==继续通过与私人界合作落实发展计划,包括重型发展在内。我们对政府持续推进东海岸铁路、泛婆罗州大道、捷运三线和柔新捷运系统等大型工程表示欢迎,同时也对政府表明将落实大马城充满期待,因这些重型发展将带动无数的中、下游工业领域,同时从长远经济和发展来看,这些重要基本实施的完成,肯定会带动周边地区的经济、人流、旅游、产业、物流和就业等多方面领域的发展。


4:适当时重启隆新高铁协商==如果是基于财务能力问题,我们并不反对政府搁置之前几乎晋入协商尾声的隆新高铁计划,但我建议一旦时机成熟时,两国政府还是可以重新启动这项长远来看,肯定是利惠两国的计划,同时也可随着两国高铁计划的完成,而协助全面衔接或落实计划中已久的泛亚铁路计划。


5:继开放剩余经济领域==首相曾经表示,去年首阶段行管令期间,国家每天面对24亿令吉损失,国防部长也表示,当时这期间国内有1万3445间工厂关闭,另一个官方数据显示,去年3月到9月的半年内,国内共有3万2469家企业关闭。因此这次第二阶段的行管令中政府采取了更谨慎的平衡措施。但根据财政部长表示,今年的行管令每天损失是7亿令吉,同样是不容乐观的损失数据。因此,我建议政府在继续展开各领域筛检,以及制定和更新标准作业程序与执法的同时,应该继续开放剩余的商业和经济领域,重新激活商场与市场动态,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予人民,以恢复个人和家庭收入,降低企业、个人和家庭债务,恢复稳定作业和收支以及生活水平。


6:实施“疫苗护照”==随着疫苗接种计划的开跑,建议政府仿效一些海外国家正计划推出的“疫苗护照”,让接种疫苗者可以跨境,推进旅游和投资各领域,以加速各国疫后经济的发展。这方面,这方面或首阶段下,可以先在东盟或亚洲落实,不过,这些计划都必须事先设立一个完善和安全的国际标准。


7:推行“绿色通道”==在“疫苗护照”落实之前,建议政府可以扩大和一些国家(例如之前马新两国)共同设立互惠互利的“绿色通道”,这项计划最近随着首相官访印尼后,两国政府原则上也同意落实,华总认为应该和更多东盟邻国或亚洲国家建立这个“通道关系”,以更快速有效的恢复国与国间的经贸旅游和各领域往来。


8:鼓励国人参与数码经济==支持数码经济==这次疫情与行管令对各行各业和人民都带来深远影响已不在话下,过程中加速了数码经济运用和发展,通过网络和数码科技,各行各业都进驻电子商务时代,网购已经成为现代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份与需求,包括小贩商也通过外卖平台的点餐服务中招来生意,让数码经济成为了疫情中最快崛起,蓬勃发展的新兴领域。建议政府通过更多奖掖计划和宣导,鼓励更多国人投入数码经济领域,成为从事者和消费者,让更多国人都是数码经济的参与者。


9:支持数码经济列车开跑==我们对首相在2月19日推介的国家“数码经济发展大蓝图”,以及提供的措施表示欢迎和支持,它将是国家今后一个最重要的经济发展和成长领域主力,如果一切顺畅有序落实,可有望如预期中,让数码经济为国内生产总值付出22.6%的贡献,同时也对政府拨款150亿令吉在全国落实5G数字化设施便利,制造许多就业机会充满期许。华总希望配合这项数码经济步伐,政府能够加强全面有效落实“电子政府”或“电子政务”的步伐,提升物流快递、网购平台和电子商务服务水平,以达到快、准、省、有效和有素质的水平。


10:设立特委会克服偏高失业率==统计局数字显示,去年第四季国家失业率因受到第三波疫情打击提高到4.8%,或相等于77万2900人,较上个季度的4.7%或74万5000人略增了0.1%。我国过去多年来,失业率都维持在3%之间,如果是超过4.5%,已经是自1993年,28年以来最高的一次。另一个挑战是每年我国平均都有15万名从大专院校出来的毕业生或社会新鲜人会在职场上寻找工作,这几十万失业人口就足以成为社会和经济问题,政府有必要更专注和化解失业问题,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攸关到饭碗生计的民生问题。尤其是经过这次疫情之后以及政府停止工资补贴计划之后,国内失业情况相信将持续不容乐观,我建议政府设立一个跨部门委员会,全面深入研究与探讨,以向内阁提呈有效的“关怀方案”,以从速减低国家的失业率,维持在过往的3%或更低水平。


11:在“疫情年”下调整企业税==企业方面,虽然国家经济成长推动力主要还是以私人界为主导,但在疫情冲击和国内外全面放缓的不利客观因素下,一般商家要取得重大突围的空间并不多,需要政府采取更多相应的灵活性支援,例如税务奖励、低息融资、劳工补给等亲商政策在内。税务方面,我们建议政府在公司和中小型公司企业税方面给予适度下调,提供一个更具竞争力的企业税率;而首阶段下,政府可以考虑为去年和今年的这两个“疫情年”期间,特别为面对疫情打击而导致盈利萎缩的公司或企业,提供更低的征税率,协助这些公司稳着现金流。


12:协商而统一标准作业程序==这次的防疫和抗疫过程中,也暴露了政府在政策上即存的弱点,包括各部门机构在制定各领域标准作业程序之前的不协调,导致公布后出现“U”转的窘境,即便是同属国盟政府也出现中央和州政府,以及地方政府在标准作业程序与执法上的不一致,例如开放和禁止开放领域、作业时间、规定人数和执法行动等等,引来人民诟病非议。建议政府关注,并采取协商和统一,避免人民无所适从。


13:关注外劳和移民老问题==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有关外劳和移民领域,在这次疫情中出现许多让人关注的焦点,包括暴发外劳感染群体、外劳宿舍安全和防疫措施不足、非法外劳问题,以及外来和非法移民问题,这些多年来不断涌现又难以根治的老问题,都在这次疫情中带来了新的公共卫生危机和冠病疫情威胁,政府如何在国家仍然需要外劳的大前提下,有效控制真正所需人数、杜绝非法外劳或入侵,漂白、取缔和遣送回国行动等等,都应该有一个更周详的行动蓝图,以一劳永逸化解这些老问题。


14:推行“旅行泡泡”==旅游业是疫情以来迄今,受到最大打击的领域之一,由于行管令和封国,国内外旅游业都出陷入零收入、关闭、裁员或转型,也使到航空、娱乐、餐饮、酒店住宿和公共交通如旅巴和船运等相关领域深受影响,建议政府在情况许可下,考虑和海外国家合作,在绿区实施“旅行泡泡”或“绿色泡泡”计划,并开放有关国家边境,让两地人民入境,同时也确保新冠肺炎病例不会再剧增。


15:重启国际教育医疗与第二家园计划==这是其中一项吸引外资的范围,除了投资家和游客之外,也应该包括大力发展前来我国“医疗旅游”医疗旅游、区域国际教育中心以及目前被搁置的“第二家园”计划在内,这些计划都应在疫情受控好转后,尽速重启激活,吸引更多周边国家居民前来我国医疗旅游,国际学生前来我国留学深造,以及参与第二家园的银发族前来我国置产和消费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