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 | 各州属会活动 | 沙巴中華大會堂 FCAS | 2021年国家财政预算案解析(线上)论坛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 兼 沙巴中華大會堂 FCAS #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开幕主讲

日期:2020年11月28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时

==今天的筹委会主席,也是 #沙华堂副会长兼经济商业局主任拿督蔡顺平。
==我尊敬的各位主讲嘉宾,即 #沙华堂经济顾问拿督吴志山局绅,#孔令龙局绅 以及 #拿督林书忠硕士。
==这次活动的荣誉赞助商– Nippon Paint Malaysia 立邦涂料(Nippon Paint)及 Bay Suites 的领导和代表。
==各位在座和在线上的华社领袖、商业领导,华团精英和华堂各机构理事,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首先,热烈欢迎大家踊跃在线,参与这项由我们 #沙华堂 主催,#经济商业局 主办的一年一度国家财政预算案解析论坛,不同的是,由于疫情的关系,在新常态下,这一次我们是在线上相见和交流。

在此,我要感谢主办当局的精心策划与安排,以及非常难得的,我们获得了多位专业人士和领袖,为大家解析主讲,分享最新的资讯,以及有关明年度财案的一系列值得大家关注的项目,同时也开放问答时段,让大家提问,可说是机会难逢,我希望届时大家珍惜和把握,并提出心中的疑问,请求专家们最专业的讲解。

各位同胞们,本月6日向国会提呈国家明年度财政预算案的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 Tengku Zafrul ,是一位从来没有在政坛上出现的新面孔,也是历史上首位由银行家兼财长提呈的财案。

另一个特别吸引我的是,这位专业人士在整个过程中,只专注在财案内容,从未借机批评政治,也不把政治课题扯上来,因为专业毕竟就是专业,这一点让我非常欣赏。

话说回来,这项普遍上被形容为“抗疫预算案”的财案中,政府总收入是2369亿令吉,总开销是3225亿令吉,赤字预测为5.4%,但政府预测明年可取得介于6.5到7.5%之间的增长率,我个人认为是过于乐观了一点,因为冠病疫情相信还没有这么快过去,而即使是受到控制好转,经济的全面复苏也需要一段时间,无论如何,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政府拨出3225亿4000万令吉的总开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6%,也是我国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它比去年增加了10.6%。总数中行政开销占了2365亿令吉或相等于总数的73.3%;而发展开销是690亿令吉或占了21.4%,另外,也特别拨出了170亿令吉的冠病基金,占总拨款的5.3%。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增设冠病基金,明年的行政开销比今年减少了1.9%,发展开销则增加了23.2%,尽管两者间的差距还是很大,但却显示出政府要扩大发展,缩小行政来提振国家经济的决心,这是正面的开始和现象。

无论如何,在行政方面,政府还是要长期面对臃肿的公共服务所带来的庞大开销,根据两年前的数据,160万名公务员的薪酬开支是774亿令吉,再加上77万5000名退休公务员的退休开支232亿令吉,总数超过1000亿令吉,这个数据在两年后的今天肯定是有增无减,意味着在职和退休公务员的开支,在明年2365亿令吉行政开销的比重已经超过了40%!

再说,现有公务员的人数不断增加,已经接近170万名,这还不包括不属于联邦的州级公务员在内,由此可见,这可是一个每年不断推高和累积的国家财务负担,它同时也意味着,如果政府无法在其他领域扩大税收或收入来源,长期而言,它将直接加剧了行政开销和发展开销间的鸿沟和差距。

因此我认为,政府对外除了妥善开拓新新入来源之外,对内更应精明理财,尤其是目前国家面对冠病疫情破坏下,政府应向企业商家般,通过审时度势,并快速采取“精明节约”的施政策略。

在这方面,我建议政府能够以更大的“政治决心”,对公务服务体系进行大刀阔斧式的瘦身计划,除了必须和必要部门单位或人力,其他领域可考虑冻结增员,在不裁员情况下灵活调动,整顿部门单位作业和人力资源,以及重组经营不当或面对亏损官联机构,严格执行赏罚制度等等,采取一切未雨绸缪措施,才是上策。

另一方面,各位,在经济和营运受到疫情重大破坏的今天,尤其是当政府推出了许多救企配套,包括工资补贴、暂缓还贷、免印花税和低息或免息融资等措施之后,被视为其中一个最重要和最实际,可以直接惠及企业的公司税,在这次财案中并没有被调低,继续维持在现有的24%,难免令到企业界表示失落。

不只如此,包括个人和公司所得税在内,政府还调高了明年的税收目标。相较于今年的1270亿令吉,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已经谕令内陆税收局提高征税效率,以在明年征收得1439亿令吉直接税收新高目标。

财长也声明,政府将向占国内生产总值20%的“影子经济”(Shadow Economy)或是“地下经济”(underground economy )征税。(这里我顺便补充一下,也许一般人对影子经济或是地下经济的理解是指非法活动,其实它也包括了个人因从事自由行业如开补习班和个人产业出租等收入,同时又没有呈报个人所得税者在内。)

换句话说,为了补充国库,明年政府的征税工作和效率肯定将加强,内陆税收局将会加紧稽查机制,尤其是针对没有报税、逃税和有关扣税或税务减免等方面的工作。

各位,这对许多企业商家来说,这将是一个必须关注和警惕的预示,大家有必要奉公守法,并充份做好会计和账目行政工作。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今天国家因疫情破坏了经济市场,数以万计的公司倒闭、半停顿或亏损中作业,而更多公司都在争取和申请政府上述一系列的融资与支援情况下,大部份都在零收入、亏损或没有盈余情况下,又如何在明年向政府缴纳企业盈利税呢?

无论如何,我也呼吁政府认清时局,正视问题,在国家今年经济成长处在萎缩寒冬,明年度财案也面对赤字情况下,应更体恤企业商家的困境和处境,除了不应把征税目标拉得太高,也不应对商家和人民展开过于强硬和严格的追税行动,尤其是对一向来记录良好而又没有蓄意逃税者。

这是我个人在这方面的看法和建议。

最后,再次感激今天的主讲人,以及所有响应和支持这项论坛的嘉宾和朋友,谢谢大家,并祝大家身体健康,生意兴隆,平安快乐。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