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 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评论行管令3.0与标准作业程序: U转新常态惹民怨和加剧经济成本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认为,政府宣布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和一些政策因无法协调统一而一旦出现“U转新常态”的话,除带来混淆争议引民怨外,也加重了企业营运成本,导致在冠病疫情间继续面对经济破坏和损失。

他也呼吁联邦和各州政府在主要的防疫和抗疫措施上,采取更密切的协调配合和统一,同时根据各州实际情况作出更符合州情或地情的决定,避免类似首相宣布“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MCO)”之际,出现东马两州政府宣布维持原有的有条件行管令(CMCO)等事件重演。

他说,自去年3月18日首次实施全国行管令后,政府在制定各极标准作业程序的能力与流程各方面,尽管从无到有,但超过一年后今天,照理也应累积到足够的经验和“标准程序”才是,而不是仍然处在“U转新常态”中,这是有点说不过去的。

他举例,教育部之前通告幼儿园被令停课到下月6日,但同日下午首相的文告则指幼儿园及托儿所获得通融,可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进行面对面教学,这类“峰回路转”的“U转”导致家长和院方在准备工作如安排载送子女交通和用餐等,带来诸多不便。

他也举例,不少购物广场因在毫无预警或事先通知下被列入动态融合识别热点系统(HIDE SYSTEM)而面对暂时被关闭3天供消毒的措施,导致有关企业商家对面生意打击:“我们了解到这是政府落实更严谨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下采取的另一个数据追踪系统政策,但由于毫无预警和失去协调或照会,导致商家面对突职其来的关店行动与损失,这是值得关注的,尽管此措施有其防疫功能,但在执行上有必要进步改善。”

也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的吴添泉今天针对行动管制令与标准作业程序发表文告评论说,原则上,他对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指出,国家安全理事会技术委员会已经详细探讨行动管制令3.0在全国统一沿用一项标准作业程序的声明,表示认同与支持。

但他也认为,基于全国和一些州属的疫情局势与经济领域,人民作业生态有别,因此他也认同与支持一些州属根据本身州情再划定或修改部份标准作业程序的作法。

“这是伸缩性的灵活作法,是可以被接受的,因此在标准作业程序或一些防疫抗疫的政策上,不一定必须全国完全统一,例如,东马沙、砂两州政府维持有条例行管令阶段便是一例。”

他也举例说,国家安全理事会宣布的一辆车3个人的标准作业程序,对东马两州多靠水路交通为主的内陆地区而言是不太管用的,他们关心的是水路交通(是否胥视工具大小)的载客人数等。

不过吴添泉声明,针对一些重大或全国性的的作业程序方面,他绝对认同有必要取得全国性统一的政策,在宣布落实之前,联邦政府的国家安全理事会应深入和全面的与各州政府的州级安全理事会或是冠病事务委员会等专门机构探讨研究,收集来自各州的看法与建议,对症下药,才能够确保宣布出来的政策及时到位,同时不会再出现“u转”。

他也建议政府部门机构在提呈安全理事会拟定政策和标准作业程序之前,能够多收集与吸取人民和各行各业的心声看法,例如财政部、贸工部和经济部,应该收集的是来自各族企业商家的建议,因为这些才是最实际和最真实的处境与看法。

“例如团结部在之前如今华社华团代表,收集农历新春和清明节标准作业程序建议的安排,便是一个直接和到位的作法。”

以下是华总在接获与收集各华团和业者心声后提出的建议:

1. 政府各部门机构,包括联邦和州政府相关单位,必须事先紧密协调,收取民意后才拟定和宣布标准作业程序,而不是宣布后才来补救或“u转”。

2. 重大政策或标准,可采纳全国统一的标准作业程序;一些州属也可根据本身州情或地情,实际情况需要,划定或修改有关州属或地区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从中相辅相成。

3. 政府各部门机构,应更积极展开与民对话,与代表团体交流,通过更广泛有效的收集企业商家和人民百姓民意作法,从中策划与拟定国家政策,包括标准作业程序等在内。

4. 公共服务局应拟定一套更具服务效率的“线上柜台”服务机制、系统或标准作业程序,确保疫情下关闭柜台服务,许多人民公仆被安排居家办公或线上作业期间,人民不会面对与部门机构来往或申请程序间断,甚至询问无门或跟进无下文的困境,以维持政府制定的有效能、亲切和关怀服务方针。

5. 朝野不应过于政治化一些不必要的课题,应以国家、疫情、经济和民生为重,共克时艰。

6. 企业商家应积极配合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有效可行标准作业程序,共同防疫抗疫。

7. 全民应积极登记,响应进行中的全国接种疫苗计划,“保护自己并保护大家”协助尽早达到全民免疫目标。

8. 呼吁华团配合社团注册局,遵守标准作业程序,避免或展延涉及群聚的活动,采取“线上会务”或“线上会议”等。

9. 呼吁政府继续针对性放发福利与生活援助金予中低阶层人民,为企业商家提供必要经济配套和所需的支援,协助企业和人民度过疫情难关。

10. 除非面对蓄意重犯或一些特别个案,否则应避免向触犯标准作业程序的企业商家尤其是小商家和人民百姓发出“万元罚单”,并建议政府考虑采取累进式罚款(对初犯或重犯者采取逐步提高罚款额)的惩罚方式,才是比较合乎情理的作法。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