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

大马华人周刊第298期 . 焦点人物专访 华总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局绅:冠病疫情共存新常态 华社各支柱互辅互强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大马华人社会之所以存在和发展,是因为有所谓的“支柱”,过去一向来是指三大支柱,即华人社团、华文学校与华文报章。近年来也有人形容华基政党也应成为一大支柱,因此认为是大马华社的“四大支柱”。

一向来,大马华人社团都在标榜和主张“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对于华社这个说法,身为国内华团最高领导机构的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局绅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他认为,不论任何人或任何组织,包括华团在内,都在关心政治,也离不开政治。孙中山先生说过:“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

他说,华团关心政治而不超越政治,因为华团是民间团体而不是政治团体,不在政治体制内。

“但我们关心政治,评论政治和对政治进言,因为政治影响每个人,包括华社华团在内,尤其是在像马来西亚这样标榜推崇民主的国家和社会里,论政是每个人的自由,我们希望通过论政和对政治进言,改善和争取群体和公民权益,体现民主制度和精神。”

不过他强调,华团不是政治团体,必须超越政党:“华团组织可以容纳任何党派背景的人,甚至一些领导人也有党派背景,但都必须认清和分清所在的本位,政党不应把政治色彩渗入华团,华团也不应政治化。”

吴添泉强调,华团必须和华基政党配合,政党也必须尊重和聆听华团对国家政策和政治的中立和建设性看法,在互相配合和尊重中寻求多赢,而不是分化华社力量带来倒退!

他说,华社所有支柱都很重要,华校是传承中华文化、造育下一代的最重要堡垒。华文报或华文媒体则扮演华社团结,与政府沟通的“舆论桥梁”和先锋,可说缺一不可。

出任华总总会长迄今15个月的吴添泉在其办公室接受《大马华人周刊》专访时指出,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一年多的时间,我国无法幸免,再加上又遇上国内政治动荡,他感觉得到“华人华社很纳闷无奈”。

他表示,国家历史上出现的两次改朝换代都在两年内发生,如此重大政治重新洗牌格局过程中,给人民和华社很大感触与深思。但政府在施政上的矛盾和待纠正改进的地方,迄今仍然存在,这些都是足以令到民心思变的动机。无论在任何时局,从政者都应引以为鉴。

他形容,新冠病毒肆虐,成为人们生活必须应对的一部分,必须适应“与病毒共存”的生活;与此同时,时下的政治乱局,朝野间几乎每天都互相挑衅叫嚣,也已成为我国的一项常态,喜不喜欢都好,华社和华团都必须面对这两股“异情”新常态。

此外,身为国家一份子和第二大族群,很多所谓的华社问题,其实也是国家的问题,任何方面不应以狭隘或种族的眼光,将这些问题视为华人问题来看待和处理(或不处理)。

他表示,经过多年的磨合,大马华人实际上在各个领域,包括政治都建立了一定的人脉网络,可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但是华人权益能不能在此影响力之下获得保障,还得看这些人心中有没有 “华人的一把火” –或者说华人情意结。

他认为,政府的一些政策不只会影响华社,也会影响到整个国家。因此大马华人也必须参与政治。就是要政治领导,以国家全体人民的利益为底线,做该做的事,不做不该做的事。

对此,他认为我国政治领袖应结合老中青,通过集思广益来参政、议政与施政。

他说,国家独立迄今,年轻一辈受到新环境影响以及吸收新的知识,拥有一定的潜质,但他们缺乏老一辈政治人物所拥有的经验。换句话,年轻一辈优势在于“知”,老一辈则在于“行”。

“因此老中青的结合就可达到‘知行合一’的完丽格局。”吴添泉把古人的“知行合一”配合对国家政局的期盼,幽默地注入了新的注解。

“知行合一”为中国明朝王阳明的哲学思想,本来指的是良知为行为的指导,也就是做人做事要凭良知去做,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解读为“知识与行动”的结合,也无不可。

吴添泉表示,政治是个理念,搞政治执政涉及的是国家人民的利益,不能把政治当作生意或私相授受。做生意以私人利益为考量,但政治则需以公众利益为考量。

他指出,华社必需认清华人在我国目前总人口20多%比率的现实,从中省思如何在思维需要作出怎么样的改变,以便可以跟着国家的发展步伐前进,以避免在国家的政治上演变为“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的不利局面。

他说,大马华裔人口生育率下跌,导致人口比例逐年下跌,华社应该有新的思维、智慧和策略。好像犹太人在美国所扮演的政治角色一样,而不能只是寄望扮演通过民主政治来“制衡”的角色。过去几年来的政治演变,或多或少已经显示出我国华人受到现实局限,并无法有效的去完整扮演好这个角色。

曾在警界服务 12 年的吴添泉表示,有些政治人物在应对一些华社所面对的政策问题时,会当作是容易解决的问题,但是以他在政府机构服务的经验,尤其是一些敏感或争议性的政策,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政府存有多年的很多制度,不同级别的官员有不同的权限,往往并不是一声令下就可完成的。华人需要对政府制度有基本的认识,才不会把一些问题过度简单化,或是把一些问题当作是华社的问题。”

此外,因为通讯技术的发达,目前华人社团组织除了面对传统媒体,还得面对无所不在的网民的审视。吴添泉对许多华社领袖发表言论后,还要面对一些网民无礼的“品头论足”甚至粗糙漫骂表示无奈,但他希望这些领袖们不要因此而放弃发言或进言。

有人形容,华人社团组织一年到头不停的活动,从宣誓就职典礼、团拜、召开大会和大开宴席等,几十年来就被一些人诟病为资源的浪费。

但是对吴添泉而言,这华团活动其实也有它正面和必要性的地方,包括无形中带动国家经济的一部分。在新冠病毒肆虐,政府在 2020 年 3 月开始施行行管令,包括华总在内的华人社团组织活动因此宣告停顿,影响层面广,从餐饮业,到那些在华团活动呈现助兴表演的文艺团体,主持活动的司仪等的活动,也受到牵连。

他说,华团组织在早期的确是有扮演凝聚华人力量的角色,但是后期涌现的一些业缘性团体,主要角色则变成了经济的动力。上述一些促进经济商业活动,就说明了这一点。

他感到有点纳闷的是,我国虽然有近一万个华人社团组织,很多有自己的会所、资产和财力等,但就是不能在很多时候整合资源。

他表示,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华总的常年活动—大马华人文化节也无法进行而告展期,希望能够在今年得以复办。

也是沙巴州中华大会堂总会长的吴添泉说,去年沙巴州的国际龙舟赛也得取消。“沙巴华堂国际龙舟赛”为沙巴中华大会堂主办的两项常年活动之一(另一项为“沙巴新春嘉年华会”)。赛龙舟虽然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目,但是在沙巴却成为各族特别是沙巴巴瑶土著十分期待的水上运动节目。

他说,为了发扬中华传统文化,主办当局也开放让友族参与体会,在国际龙舟赛的节目里,还包括了华人社团妇女裹粽子比赛。同时有把小粽子投入河中的别开生面传统开幕仪式,让每个参与者尤其是土族朋友知道端午节的由来。这项盛会每年都获得来自中国、汶莱、菲律宾,澳洲及东西马一些地区的龙舟队参加。并由沙巴州元首与夫人率领内阁成员亲临主持开幕。

他说,华总已经树立了一个新的风气,也就是演讲的时候,必要时可以至少双语发言,在无需通译协助下直接用国语致词。此外,华总也会邀请友族参与华总的大型活动。

他认为,大马华人需要有进一步的认知,了解生为马来西亚人,有机会学习自己的母语的同时,也需要接受马来文为国家的官方语言的事实。并能够流利的掌控马来文的应用。

此外,他多年领导华团,还需要扮演向友族解释华人社团组织并非“极端组织”,因此在致词时经常会以双语发言,方便受邀的友族嘉宾,是消除友族忧虑的方法之一。此外,华总也礼貌拜会政府部门,并与有关部门首长及官员们深切交流。

吴添泉虽然在马六甲出生长大,在吉隆坡受训培育,但是却在沙巴成家立业,对沙巴展现的多元包容有着特别的感觉。

他说,中国的迅猛发展,影响所及,让沙巴土著感受到华文的重要。这可从土著把孩子送到华文学校就读管窥一二。在一些华小,土著学生占了全校的 90%以上的,并不少见。

他形容,事实上,在国内有一些地区,非华裔生就读华文小学的比例越来越高,成了名副其实的“华文小学”,而不是“华人小学”。

与此同时,他也经常向土著同胞解释,不是所有的华人都懂得华文,也不是每个华人都就读华文学校。学会了华文(教育)并不会把你变成华人(种族)。

他表示,华总为了促进友族对大马华人社会的了解,鼓励友族学生参观设在华总大厦的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为此,华总派发了一些免费的入门票,安排马来文讲解及提供交通与午餐等。

此外,华总也与驻马来西亚中国大使馆接洽及正在研究,以便可以让我国的华裔学生,邀请及陪同土著学生一起到中国参加冬令营及夏令营,以增加他们对中华文化, 中国故事的理解及体验。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