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

总会长吴添泉:华总再呈各领域20建议冀政府关注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吉隆坡3日讯)配合明天落实的“有条件行管令”开放近乎所有经济领域复工措施,华总建议政府尽速成立监管部队,主动协助及配合复工商家贯彻与严守作业程序,启动最新阶段的“企业抗疫模式”。

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指出,政府也可以考虑以分阶段方式,优先选择让绿区的经济领域复工(就如目前安排绿区的大专生回乡一样),以更有效控制疫情和避免混乱。

他说,随着国内疫情整体趋向缓和,尽管行管令朝向“软着陆”,政府更应稳中求进,不操之过急,严格执行各领域标准作业流程,避免功亏一篑。

他说,政府目前继续采取的“锁国”行动是正确的措施,然而随着近乎全面开放经济领域复工复复产后,放宽不放松,企业解封不解防,各方面都必须确保情况继续放缓受控而不会发生最新一波的疫情。

“基于人命关天和攸关公共卫生和人民健康,在疫情和经济之间,先控制疫情肯定是重中之重,我们不能为了‘激活’经济而同时也‘激活’了病毒的感染链!”

他说,从第一阶段到目前的第四阶段行管令,不论是持续中的“人民待在家抗疫”模式或是最新的“企业抗疫”模式,都必须双管其下执行,确保最终达标到位。

他说,尽管出现一些反对“半解封”声音,但基于政府是经过全面研究来自卫生部的建议,以及在维护公共卫生重要性和振兴国家经济必要性两个前提取得平衡的慎重考量后的作出的决定,原则上,华总尊重并不反对政府与卫生部落实“有条件行管令”,让大多数经济领域必须严格遵守当局规定的标准作业流程下恢复作业,但基于我国仍然处在全民全面抗疫时期,因此大家都不宜掉以任何轻心。

他说,随着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晋入“有条件行管令”后,华总在过去两天来持续收集各州属会和华社企业等领域提出的问题后,整理出20项看法和建议,并将再向政府反映。

在这之前,华总已经把多项涉及经济、私人企业和民生的看法建议,通过备忘录提呈予首相与相关部门首长,他对有关看法和建议获得政府关注,并采取的适当措施表示欣慰和感激。

兹将华总最新收集有关涉及各领域的20项建议和看法列下:

抗疫:

1:确保全面贯彻和遵守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六大标准。

2:继续采取“锁国”措施,包括回国公民的隔离行动在内。

3:成立监管队伍主动协助与确保复业商家遵守标准作业流程,全面启动“企业抗疫情模式”,与目前持续的“人民待在家抗疫模式”同步执行。

4:分阶段,可考虑先开放绿区的经济领域复工(如目前安排居住在绿区的大专生回到同属绿区家乡的措施一样,以策安全。)

5:继续加强防范、筛测、隔离与红区被加强行管令的管制区进行的全面检测行动,也包括提升边境、合法与非法外劳群体和感染区的防范与抗疫措施,避免出现防疫漏洞。

6:必要时,尤其是疫情不幸恶化,应采取快速和当机立断决策措施,包括收紧或延长行管令。

企业:

1:应立法设立类似邻国新加坡的“冠病(临时措施)法案”,为这期间涉及违约的企业商家提供适当与合理的法律免责或暂缓保护。

2:如果行管令再度延长,“工资补贴计划”(PSU)也应获得延长或加码。

3:“工资补贴计划”人数不应被设下每间公司最高200人的顶限,尤其是有关员工已经被注册为社会保险机构会员情况下,有关员工都应享有同等对待。

4:中央政府与一些州政府(或地方政府)在复工领域和作业标准与看法不统一,出现
“一国几制”,例如目前雪兰莪,吉打、沙巴和砂拉越州政府就表明暂时不跟或直接不跟随中央
宣布在明天开始的有条件复工行管,另一些州则在“观望”。斯举肯定将导致业者、员
工和消费层面难以适从,并引发矛盾和争议,这是值得关注的。

5:一些领域的标准作业流程也可能会引发争议,如餐饮业被规定要顾客留下名字和电话(一些顾客认为涉及私隐),可能让业者为难和引发争论,值得关注。

金融:

1:基于申请反应踊跃,建议政府进一步扩大振兴经济配套下推出的各项中小型企业融资贷款基金总额,让更多受影商家取得低息或免息融资,有关融资计划包括贷款额最高100万令吉(3.5%年利率)的中小型企业特别援助金(SRF);贷款额最高7万5000令吉(免息)的微型贷款计划(Micro/i Kredit Prihatin)等。

2:建议有关银行提供自动延长6个月暂缓还贷措施,不应征收应计利息或复利(compounded)之外,也应考虑调降原有利率,以协助贷款者度过难关。

人力:

1:关注人力市场出现的减薪、无薪假或因裁员而引发的失业浪潮,除了现有的措施如就业保险计划(EIS)、保留就业计划(ERP)、“工资补贴计划”和一次性的各类生活津贴等之外,应通过奖掖计划设法鼓励雇主在能力范围内继续留着员工。

2:建议人力资源部为首的部门机构,全面探讨和寻对策,采取必要措施重新整顿国内人力需求与市场,为失业者物色新的职场和就业领域。

3:重新检讨一些领域人力市场对外劳(尤其是非法外劳)的需求,例如农业、饮食、微商和熟练技术领域等,让更多国人有就业机会。

其他:

1:成立跨部门机构的专门特别委员会,尽速草拟和启动“疫后行动大蓝图”,引领企业商家和人民迎向日常生活起居和国家各领域发展的“疫后新常态”。

2:如果行管令再度延长,各项人民援助金也应获得加码,协助人民抒困。

3:政府应关注行管令期间一些人因失业、零收入、家庭经济陷困、人际关系出问题、争吵针对、涉及家暴、居家活动范围受限、附近疫情恶化、受感染或被隔离,以及生活面对的压力等各方面因素产生负面情绪,患上抑郁、焦虑、消极甚至精神病症等后遗症,提供包括心理学家或精神科医生等在内的专业咨询辅导,协助有关人士走出“心理疫情”。

4:建议政府把公共交通服务包括轻快铁、捷运、单轨火车、国际机场直透快铁、马来亚铁道公司和市区收费巴士等收费一律减半,直到行管令全面解除为止,协助减轻人民经济负担。

总结:

行管令期间国家每天面对24亿令吉损失,目前损失已经超过650亿令吉(相等于总值2600亿令吉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四份之一),因此政府、企业和人民必须共同努力共克时艰,在持续全面抗疫下,让公共卫生和国家经济真正取得平衡,并确保不会再发生最新一波的严重疫情和面对更惨重的经济和民生损失。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