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

建议设专委会·速推援助民企配套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今天建议政府成立专门委员会,以尽速推出“援助民企经济配套”,并把它列为前天宣布的“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的其中一个主轴内,协助业者渡过难关,以挽救疫情一旦继续恶化,管制令一再延长后可能面对的私人企业体系崩溃危机!

他发表文告说,政府在这次的经济配套中,推出了全民“人人有份”的各类援助金和福利,全面稳定金融体系,保着官联企业体系,照顾公共服务体系,但相反的,私人企业包括占大多数的中小型企业、有限公司和上市公司属下的子公司等,却无法真正受惠,面对史无前例最严峻的存亡挑战,一旦挨不过关,整个私人企业体系将大受打击。

“暂缓措施”无法实质协助

他说,严格而言,这些私人企业面对的是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暂缓措施”,而不是“援助措施”,对业者的帮助可说是暂喘一口气,而不是完全达标到位的实质协助。

他解释,私人企业界面对的“礼遇”是获得政府机构延长和重组缴纳各级税务或必须基金与费用,如所得税、员工公积金和培训基金人头税等;而获得国家银行通过金融机构“优惠”的,除了可申请加额后的低息贷款之外,其他同样是延长或重组摊还的有息贷款。

“政府税如地税、门牌税和所得税,雇主必须为雇员缴纳的公积金、就业保险和社会保险;或是银行和各类贷款,都只是获得延长和重组,业者还是必须得还,没有一样获得折扣或豁免,再加上本身的租金,水电费和保险等,全部都是固定和必须开销,尤其是在这期间受到管制令影响无法作业的企业,面对零收入和现金流困境,肯定是雪上加霜。”

他说,政府在这期间通过国库能力全面照顾各阶层人民(发援助金)与保证公务员全薪加上津贴的做法无可厚非,但政府一方面规定雇主不能裁员和扣薪,另一方面却没有真正协助到业者渡过难关,不论是以在商言商或社会责任立场来看,在企业雇主都自身难保的困境和现实下,又怎能“自渡渡人”?

吴添泉说,在所有体系中,包括由政府支持和控制的政府投资公司(GLIC)与政府相关公司(GLC)国企体系,可说都受到政府的全面关注和保障,唯独私人企业体系没有获得真正或实质上的援助。

次波经济配套相当全面

他说,政府为应对冠病疫情恶化及采取行动管制令期间推出总值2500亿令吉的第二波经济配套中,可说是相当全面的照顾许多领域,尤其是老百姓和员工们都享有的各类援助金和福利,这可从“人民福利领域”占了总数的1000亿令吉中明显看出。

他说,公共服务领域或体系同样获得政府全面照顾,包括退休的各级公务员和这期间前线服务人员都获得各类援助与津贴。

他说,政府也通过国家银行全面照顾金融体系,尽管这期间推出了许多延长摊还贷款或低息放贷的安排,但金融界的整体和长远利益并没有受到任何亏损打击,还是通过收息和少赚的调整中取得稳健成长。

中小企打击最大

“反观私人企业尤其是各民族都经营的中小型企业,打击可说是最大,在政府和国行的‘关怀配套’下,只获得税务和债务重组与延长摊还的所谓‘优惠’,一些提供予员工的津贴同时还附带着不能裁员和减薪的条件。”

“从老百姓到雇员,公务员到行政金融领域,每个都是受惠者,只有私人企业必须独撑难关,支付员工薪金和福利,一切有出没进,长远下去能够再挨多久?”

续收集企业界看法
通过不同管道反映

吴添泉说,在“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前天推出后,华总即接获各属会以及各行各业针对此课题的许多投诉和看法,大家都不约而同认为,有关配套在原则上亲商惠民之余,但有必要进一步扩大对私人企业的援助和协助,而不是在催税和催款方面,采取“可以拖、但必须还”的协商方式,这并不会真正帮助到业者的“振兴配套”。

他说,华总将会继续收集和整理企业界的心声和看法,并通过各不同管道向政府反映陈请,寻求化解。

兹将华总与企业界提出的10点问题和建议列下:

1:建议政府成立专门委员会,成员包括财政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首相署经济部、交通部等部门,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国家银行、私人企业界和工商组织代表在内,研究和协商,以尽速推出“援助民企经济配套”,并把它列入“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的其中主轴内,以真正协助私人企业界度过难关。

2:政府必须援助私人企业,确保国家私人企业体系的完整性和稳健成长,不能因疫情恶化,一旦管制令继续延长的打击而面对崩溃危机,否则,公司一旦倒闭裁员,将引发失业浪潮,影响整个国家内需和经济成长一系列负面效应。

3:政府全面照顾约170万名公共服务领域的同时,也应同样照顾涉及到约1000万名就业人口(国家总就业人口1520万人的66%),占国家超过90%商业个体(108万家)的中小型企业领域。根据初步统计,如果这次挺不过疫情和难关,中小型企业将面对首轮30%到40%的裁员浪潮,这是值得关注的。

4:即使我国情况好转,管制令解除,要完全启动企业生产链和营运,恢复正常生意作业,也需要至少几个月到1年(胥视行业领域)才能够全面复苏,因此,必须计算到疫情好转,管制令解除后,继续对各行各业操作营业提供优化条件与援助。

5:欢迎政府宣布的“工资补贴计划”,但认为应该放宽条件予所有受到管制令影响而无法作业,又必须支付员工薪资的雇主,而不是规定必须从今年1月1日起收入减少50%的雇主才符合条件。反之,不论公司亏盈,只要没有裁员,都应该获得资助。

6:在“工资补贴计划”下,一旦月薪低于4000令吉的雇员获得政府每月(为期3个月)津贴600令吉后,雇主是否还必须支付有关员工全薪?或是在全薪中扣除出政府资助的600令吉?

7:在同个“工资补贴计划”下,月薪超过4000令吉的员工是否获得政府类似(不同数额)补贴?就有如政府为不同家庭收入者提供不同数额安排中,让中等收入家庭(月入4000令吉到8000令吉)一次性获得1000令吉援助金一样。

8:国行应确保银行延长贷款摊还的缓冲期,不应以任何形式加重贷款者利息负担的同时,也应考虑进一步提供减息优惠。同时,在经济配套推出的系列贷款,包括额外增加45亿令吉基金协助中小企业的项目中,应进一步考虑降息,同时放宽申请条件,以协助业者抒困。

9:建议政府让员工暂停缴纳公积金12个月,取代之前宣布的从雇员本身第二户头中领取每月最高500令吉供生活费的做法,确保会员在雇员公积金现有存款和利息不受影响。

10:暂时取消销售与服务税(SST)至少一年。

总结:经济配套须关注私企

整体而言,华总欢迎与支持政府所推出总值2500亿令吉的“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它可说是优先照顾中低群体人民,各行各业百姓的亲民政策,也是保全国家金融体系的一贯和必须做法,但对一向来成为国家经济活水源头的私人企业体系却无法真正到位,有必要认真深入关注、探讨和改善,毕竟建国以来,私人界一直都是带动国家经济动力和加速内需的火车头,今天占了国民生产总值的40%,为人民就业和国税作出巨大贡献。因此,私企前进的齿轮必须获得适当保护而确保取得健全运转,企业的稳健成长和盈余,才能够让国家取得同样稳健且富足的税收,不能因这次疫情影响而出现唇亡齿寒效应,相反的,建国以来两者间维系的正常、稳固和生生不息的链带关系,必须永续保持,缺一不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9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linked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